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默智造

中国立体策划领导者

 
 
 

日志

 
 

《问城—中国城市再批判》(海默著)连载之十三  

2009-12-21 12:26:49|  分类: 杂记随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轻气短的深圳:你为何如此慌张?

 《问城—中国城市再批判》(海默著)连载之十三 - 海默的博客 - 海默的博客

                               深圳夜景

 

一个突然失宠的少妇

气急败坏

哭丧着脸

一脸无辜地说 

我还年轻 

看谁敢把我抛弃

 ——海默《问城:深圳》

 

这是一个没有方言的城市。

这是一座中国最年轻的大城市,这不仅是指它的历史短,更重要的是指城市人年轻,平均年龄不到35岁。据统计,目前在深圳,小于30岁的人基本上都是土生土长的深圳人,大于30岁的人基本上都当年来“闯深圳”的外地人。深圳是国内最具代表性移民城市,城市人口一半以上都是“外地人”,而且女多男少。

这是一个表情冷漠而又简单随意的城市,许多人都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慨,许多人也都有“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境界。谁也不知道谁的过去,谁也无法预测谁的未来。没有恩怨,没有瓜葛,只有陌生和竞争。

“你是哪里人?”这句话早已成了深圳人彼此见面问得最多的一句话。深圳是每个人的家,又不是每个人的家。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南方的务实,北方的豪爽,西部的坚韧,东部的精明,在这里汇聚、互补、交融、升腾,构成了深圳的“杂交”优势。 

深圳年轻人的人际关系都很淡泊,少见拜把兄弟和江湖义气,没有交往上的负担。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创业目的走到了一起,点个头,招下手,大家就成了朋友。由于生活节奏快,由于过分强调个人的力量,由于各自的地域文化不同,人与人之间就有一层无形的隔膜,甚至彼此还充满了提防。一位在深圳早已步入成功阶层的朋友深有感触地说:“在深圳,你会有很多朋友,但却很难成为知己。”一语中的!

深圳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近十几年来一直雄踞国内榜首,经济综合实力仅次于上海和北京。然而,对于年轻的深圳人来说,疯涨的房价、快节奏的生活和朝不保夕的爱情,共同构成了压在这座城市人心头上的“三座大山”。大家身心疲惫地在家里、车上和单位之间频繁穿越。据说在深圳,常常是好几个月都难得见到邻居一面,更别说是同在一个城市的朋友了。这样说一点都不夸张,如今这种现象在别的城市也是常见的。我曾在一首诗中描写过现代城市人的生活状态:“对门的人不认识/思念的人在天涯”,用这句诗来描写深圳这座城市是再恰当不过了。

对于深圳人来讲,能够做好自己的事情是最重要的,不要过多地关心和打探别人的事情。回想起来,当年深圳之于内地的有志青年,就像革命战争时期热血青年心中的延安。深圳意味着理想,意味着机会,意味着出路和成功。

打工妹作家安子的成功虽然有着偶然性、特殊性和不可复制性,但这毕竟证实了当初深圳对创业者来说,无疑是充满了机遇和可能,无疑是创业者的天堂。

深圳的服务意识全国一流,那热情劲儿好像是在哪儿上班哪儿就是他们的家,因为他们知道只有单位赚到钱了,才会按时发工资、发奖金,自己才会过上好日子。

深圳是一个大熔炉,只要在深圳这只“炉”子里炼过的人,就是不在深圳呆了,到了别的地方适应能力也远比其他人强的多。有人说在深圳混过的都是过江龙,个个都精明能干。

闯深圳的人都有这样一个观念:先立业,后成家。每个到深圳来寻梦的人,尽管背景千差万别,但从踏入深圳的那一刻起,大家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一切从头开始。对于大多数深圳人来说,即使已将户口迁入深圳,心中惦念的依然是故乡的那片热土。人们向往深圳但并不热爱深圳,因为深圳永远没有给人以温暖的家园感。许多人都把深圳当作打工挣钱的地方,自己只是匆匆过客,满足了欲望之后就会迅速离开。

   

深圳的历史应该从1979年那个春天的故事开始讲起,一位世纪伟人在南海边画了一个圈,这就是深圳。

深圳的名字几乎是在一夜之间通过中央电视台传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在许多人对深圳的“圳”字发音还模棱两可的时候,深圳的高楼大厦就以超越人们想象力的速度在南海边鳞次栉比地拔地而起了,于是关于对深圳“爆发户”的印象一直到30年后的今天都根深蒂固。

在总结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的辉煌成就时,我们发现在深圳、珠海、厦门、汕头、海南五个经济特区中,只有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深圳是最成功的。深圳的建设者们在全国率先喊出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就是这样一句象征着深圳人精神丰碑至今仍深入人心的口号在当时却招来众多非议。深圳人顶住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压力,用实际行动和实际效果最终赢得了全国人民的尊敬。

从改革开放深圳成为“特区”的那天起,30年来,这座城市都是以快节奏著称。“深圳速度”无疑是代表深圳形象的金字招牌,这张“金色的名片”是深圳人用血、泪、汗甚至生命换来的。在中国,深圳街上行人速度之快只有香港可比,内地城市无法企及,在深圳的大街上,你很难见到内地城市常见的悠闲的逛街人。因为走路速度超快,所以费鞋,所以深圳的制鞋业非常发达,鞋店生意非常火爆。去看看被称为“中国第一城市大道”深南大道上如织的车流,就能感受到这座城市对速度和方向的向往。深南大道长25公里,平均宽度55米,车流量达到每小时六七千辆,日人流量过百万。“深圳速度”无所不在,并且是无孔不入,在改革开放初期,内地用20年培养的一个院士,深圳只用一个电话就能“挖”走。

同样是因为“深圳速度”,深圳成了一个典型的“人工美女”,而且整个美容手术程序显得非常敷衍和潦草。著名的地王大厦曾创造的“九天四层楼”的“深圳速度”,是深圳慌乱和浮躁最极致的表演。深圳虽不是一座超级大城市,但房地产行业却异常兴隆,毫不亚于北京、上海和广州,到处都是建筑工地,一派热火朝天的繁盛景象。从建设深圳的那一天起,清一色的火柴盒建筑和玻璃幕墙是深圳缺乏人文思考和虚荣张狂的真实描绘,成群结队的高大建筑挡住了海风,挡住了天空,挡住了深圳人的视线。

从小渔村到大都市,从名不见经传到闻名遐迩,深圳显得太匆忙了,我们分明听见了它慌乱的步伐。深圳的城市历史跟深圳人一样年轻,但年轻的深圳却患上了严重的“城市病”。

深圳的市区是在大面积的臭水沟和烂泥塘上建设起来的,在城市文化建设上,专家们绞尽脑汁硬是采用“压缩格式”,把中国各地和世界各地的人文景观、自然景观和风土人情搬到了深圳,用“深圳速度”投机性建设起来的“锦绣中华”、“世界之窗”和“中华民俗村”等人造旅游景点,已经凸现出了深圳对文化、历史的焦虑和饥渴。深圳的文化景观是浓缩的,是人造的,是假的。高山流水是假的,塞北风光是假的,包括风景区周围被深圳人抢购的所谓的“山水别墅”同样是假的。游人们只要把视线稍微往上抬一下,人造风景背后钢筋和水泥构筑的现代化建筑物景观就会扑面而来。深圳的“城中村”现象在全国是最典型的,不仅数量之多,而且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具有反讽意义的是,在建设深圳之初,由于急于求成的心态而带来的全盘考虑严重不周,作为深圳首位要素的产业园区不得不在一次又一次的城市规划调整中逐步缩小,与特区城市功能越来越不配套的城市设施和建筑又不得不拆了再挖、挖了再填、填了再建,造成了极大的人力和物力浪费。

   

在深圳的发展史上,经历了两次具有转折意义的事件,那就是1979年7月深圳被中央确定为特区和1992年春天的“邓小平南巡讲话”,两次事件带来了深圳的两次高歌猛进。深圳无疑是80年代中国人的“淘金沙滩”和90年代年轻人的“创业跳板”,但在踏入21世纪门槛的时候,在国家宏观战略布局中深圳的地位在不断下降,让全国人民嫉羡的“深圳速度”也明显地减缓了,它作为中国政策性“输血经济”的历史早已结束。深圳太年轻了,在完整的市场体系和自身的“造血系统”还没有真正建立、完整的可持续发展战略还没有确定的时候,国家突然间松开了保护的手,让它自己去经受大海的风浪。

深圳最初的恐慌感其实自党中央、国务院在90年代初决定的以上海浦东为“龙头”的长三角地区的开发,但这种恐慌感真正大面积爆发却是因2003年初网上的一篇题为《深圳,你被谁抛弃》的奇文引起的。在回过头来看,这篇文章的确有许多言过其实之处,但决不是空穴来风,对本来就有些心虚的深圳,引起了前所未有的震惊。从理智的角度出发,深圳时下的失落感是在二十多年前成立特区时就命中注定了的,因为历史是要前进的,时代是要发展的,政策倾斜的优势总有一天会被打破的。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探索,深圳的“探路石”和“试验田”的使命已经完成,随着中国加入WTO,“经济特区”不仅失去了政策上的优势,同时也失去了存在的必要。如今,国家发展战略早已做了宏观调整,从当初的“珠三角经济圈”开发,到后来的“长三角经济圈”开发,再到如今的“西部大开发”、“环渤海经济圈”、“振兴东北”和“中部崛起”等国家发展战略的系列出台,深圳的将与国内各大中城市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深圳的恐慌和失落是必然的。

由于地理位置的局限,深圳的辐射力非常有限,深圳不可能成为全国的中心甚至广东的中心。香港对深圳经济的拉动作用举足轻重,可以说香港经济就是深圳的晴雨表。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香港经济造成重创,2005年之后开始复苏,但在2008年再次遭受全球性金融危机。而深圳,早在1998年就开始出现了经济发展速度全面减缓的局面,经济活力开始逐渐下降,深圳对香港强烈的依赖关系严重制约着深圳的发展,这种局面至今未得到革命性改变。    进入21世纪,人们对深圳的微词越来越多,深圳领跑的地位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危机感前所未有。当年“孔雀东南飞”的局面早已不复存在,相反,如今“候鸟北飞”的现象却时有发生。如今,长江三角洲已经腾飞,以京津唐为首的环渤海湾经济圈,占尽天时地利,气势逼人,珠江三角洲城市竞争的枪声也已经打响。与深圳毗邻的东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由一个20万人口的小城市迅速发展成为常住人口达数百万的大城市,并且以雄厚的经济实力把武汉、沈阳、西安等传统大城市挤出全国“十强”。深圳的政策优势、地缘优势和人才优势正在弱化或者已不复存在。深圳在内地及周边城市步步紧逼的形势下,“深圳内地化”已成必然。

深交所并入上交所之后,统一结算中心在上海成立,十几年来,金融业一直就是深圳的支柱产业,产值占全市国民生产总值的15%左右,而且金融业对深圳其它相关产业的拉动作用也是不可忽视的。一些大型财团和企业似乎对深圳的未来充满了担忧,2002年底在深圳才成立的汉唐证券,于2003年3月把国债业务管理总部、资产管理总部、投资管理总部等三大业务部门迁至上海。对于在深圳设立中国总部的全球最大的零售企业沃尔玛来说,无论是地理位置和商业地位,沃尔玛更看好上海,所以攻克上海已经成为沃尔玛的奋斗目标。目前,这些“传染性”鼓动虽然还没有影响到招行、平保、中兴和华为等单位的情绪,但它们的心里是怎样想的我们不得而知,况且,我们也不敢保证在未来的日子里确保它们能够与深圳“忠贞如一”。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