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默智造

中国立体策划领导者

 
 
 

日志

 
 

《问城—中国城市再批判》(杭州篇)  

2011-11-08 12:48:51|  分类: 杂记随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情缠绵的杭州:你为何如此娇柔(上)

★ 海  默 

《问城—中国城市再批判》(杭州篇) - 海默智造 - 海默智造:中国策划第一博

 

西湖

波光粼粼

是迷离的眼神

还是温柔的陷阱

渐行渐远的

不是水中的月亮

而是情人们的背影

——海默《问城:杭州》

 

只要你对杭州人说:“杭州好美啊!”杭州人马上就会接上一句:“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嘛!”自豪自负自在之情溢于言表。

杭州天生丽质,气候舒适、环境优美、风景秀丽、教育发达、曾获联合国人居奖,简直就是人间天堂。曾任杭州刺史的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忆江南二首》中就有“江南忆,最忆是杭州……”之句。杭州人天生就有一种生存上的优越感。他们心系家园,无论跑到天涯海角,还是异国他乡,都会由衷地感叹:天下之大,还是杭州最好。

1982年杭州被国务院列为首批公布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早在元朝时,这个城市就被意大利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称赞为“世界上最美丽华贵之城”。这座有着2200年的悠久历史的城市的确值得杭州人骄傲的东西太多。

2008年,由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联合中国市长协会主办的“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评选中,杭州位居首位,这是杭州自2004起,连续五年蝉联“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并同时荣获特别金奖。接下来,2010年,杭州再次荣获“中国十大最具幸福感城市”,2011年,杭州再次蝉联“中国十大最具幸福感城市”,并位居首位。

 

杭州多雨,一年四季绝大多数日子空气中都蓄满了水汽,,不阴不阳,欲雨又止,一副抑郁忧伤的表情,仿佛爱情。

杭州是一个浪漫之都。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爱情,中国最凄美最感人的爱情故事总是发生在杭州,绝非偶然。从春秋时的范蠡和西施,到东晋时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再到南宋时的许仙与白娘子。今日西湖苏堤白堤之上,断桥夕阳之下,每天都在上演浪漫的爱情故事。

写到这里,我是多么愿意为你讲述半个世纪前发生在这个城市的一段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火车在黑暗中穿行巴山蜀水,我逐字逐句读完这个故事,一路泪如泉涌。

下面是故事男女主人公的书信原文(节选)——

亲爱的丹妮:

接到你的信我激动万分,认为这是一个奇迹……我倒在床上,求上帝给我启示,最后想到了,50多年前上帝叫我来认识你,是要我来爱你的。离别50多年后,再让我们相见也是要我来爱你的……
       亲爱的迪宝:

你的来信收到不少天了,没有及时回信的原因很简单,我反复不停地看,一遍一遍地看……你寄来的照片放在我书桌上,不论我在做什么,我不时都会过来看那张照片,你的微笑没变,还是那么甜蜜,你第一次来上课也是这个微笑……

袁迪宝,82岁,中国厦门人,丹妮, 83岁,中法混血儿,这对老人于2010年9月21日在厦门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53年前,袁迪宝去杭州上大学,遇到了美丽的俄文老师李丹妮,二个人成为知音。但由于袁迪宝在来上大学之前的一个月,在父母包办的情况下在老家已经结婚了。当袁迪宝把这个消息告诉丹妮之后,丹妮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痛苦中选择了远赴法国。之后的一段岁月里,两个人一直有书信来往。文革爆发后,书信往来被迫中断,半个多世纪彼此杳无音信,袁迪宝老伴也在这期间去世了。袁迪宝老人的儿媳偶然知道父亲这段爱情故事后,鼓励父亲给丹妮写信。也许真的有上帝,此时已是81岁高龄的袁迪宝竟然真的收到了一封丹妮的回信,信中深深打动袁迪宝内心的是丹妮因为他一直都没有结婚。正如丹妮所说她所爱的人一直住在她的心里,再也没有空间容下其它人了。袁迪宝特地远赴法国把丹妮接到中国厦门……

这是一个发生在杭州的真实的爱情故事,之所以发生在杭州而不是别的什么地方,肯定不仅仅是偶然的巧合,应该有更深的文化背景。

杭州是个“温柔之乡”,风情万种的西湖像一面巨大的镜子,让杭州人看到了天堂的影子。杭州自古都被世人看作是妩媚和绰约的温柔之乡,也许是因为历史上那位不思进取的宋

朝皇帝太沉醉于杭州的风花雪月,所以杭州始终没有给人以王者的霸气之感。

杭州身处江南鱼米之乡,自古以来,没有什么战争之苦,也没有什么自然之灾。罗素说:

“中国人喜欢享乐,而欧美人喜欢征服。”而作为极具中国特色的杭州人是最贪恋享乐的,这并不表明杭州人真的有钱,而是一种生活观念。杭州城里饭店多、酒吧多、茶馆多、舞厅多,发廊多、足疗中心多,洗浴中心多、商务会所多,各类休闲场所星罗棋布。

杭州是个古老的城市,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就有一千四百多年了。在工业文明兴起之前,大运河是沟通中国南北最重要的水运交通路线,杭州“水居江海之会,陆介两浙之间”,地理位置非常重要。

这是一个柔情似水的城市,它有钱塘江的江水、大运河的河水、西湖的湖水、有山上流下来的泉水、有天上落下的雨水、有地下冒出来的井水,甚至还有钱塘潮带上来的海水。水是平滑、柔顺的。丰沛的水不仅滋润了杭州的青山、树木,还塑造了它的城市性格。12世纪初,一个在劫难逃的王朝在大运河的终端找到了落脚的地方,于是南宋定都杭州,杭州因此成为当时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的中心,成为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美丽的城市。宋代以降,杭州虽然战火频繁,但始终没有对城市造成毁灭性的灾害,城市格局基本没有发生变化,稳居东南大都市的地位。

   

令人感到非常遗憾的是,作为一座能与欧洲任何一座古城媲美的历史文化名城,近一个世纪以来在世人的眼前缓缓滑落。

历史上杭州的幸运和繁荣是一个王朝与一条人工河流合谋的结果。但那毕竟是过去了的事情。事过境迁,王朝更迭,随着那条著名的人工河功能的蜕化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杭州的无限荣光和繁盛也无可挽回地衰落了。

对杭州古城的破坏始于民国初年,至1920年,杭州几乎所有的古城墙、古城门、古桥都被拆毁,江南水城的风貌消失殆尽。再到1924年7月25日下午雷峰塔崩塌,似乎宣告了一个属于杭州的时代正式结束。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杭州后离开时丢下了一句话:“美丽的西湖,破烂的杭州。”既是对杭州一针见血的批评,又是对硕果仅存的西湖的赞美,这句话还竟然成了80年代以来杭州盲目扩张的理由,三十多年过去了,杭州变成了什么样?西湖又怎样呢?

有一次,杭州本地的一位朋友开车带着我在杭州城转悠,我问杭州城里哪里有古街道?我的朋友想了很长时间,吱吱唔唔地说到河坊街转转吧!被誉为“中国八大古都”之一的杭州竟然没有一处古老的街道供游人参观,而朋友所说的河坊街,那只是一个带有明显仿古痕迹的古建筑“赝品”,全然没有了未毁灭前历史悠久的河坊街的“气”和“魂”。

杭州古城的消亡是从1979年开始的。从1986年起,杭州的住宅建设提出“以改造旧城”为主的方针,杭州古城的灭顶之灾正式降临,先后开发了大学路等古城区,占地1007亩,规划建筑住宅61.5万平方米,配套设施15万平方米。为了彻底摘掉“破烂的杭州”这顶帽子,从1993年起,杭州市决定用8年时间完成旧城区的改造任务,每年需拆除约100万平方米的旧建筑,同时建设配套新住宅120万平方米。1999年上半年,在政府规划中要修一条快速公路,河坊街一侧的清代、民国建筑和老店铺已被拆除大半,后在新闻界和民间人士的奔走呼吁下,才幸免遇难。

不尊重历史的人最终将受到历史的嘲弄。专家认为,杭州古城风貌的消失,直接给杭州和西湖在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过程中造成了难以逾越的政策性障碍。杭州在拆毁古城和历史街区的同时,也给自己摘掉了“世界历史文化名城”的桂冠。

   

西湖景观丰富,瞬息万变,仪态万千。它有朝夕晨昏之异,风雨雪雾之变,春夏秋冬之奇。滚滚钱塘潮,悠悠西子湖,几千年来美仑美奂的自然环境造就了杭州人的自然品性。在如此优美环境中生活的杭州人,真的太自我陶醉了。

然而,西湖美好的记忆从50年代在湖西修建了几个较大的疗养院之后就开始慢慢消失,“三面云山一面城”的完美格局遭到毁灭性破坏,那些分布在北山南坡与南山北坡的违章建筑,严重地败坏了西湖游客的胃口。

西湖有千姿百态的美景,有许多旧时文人留下的诗文。保护西湖其实就是保护杭州的文化之“根”,杭州市政府曾明文规定决不允许在西湖周边景区建三层以上的大建筑,然而杭州的市政大厦却毫无愧色地率先坏了规矩,高高地矗立在离西湖不远的地方,严重地破坏了西湖的天际线,引起哗然反响,市政大厦镂空的尖顶被杭州市民们形容为“削尖脑袋,挖空心思”,极具讽刺意义。早在2001年园林专家周国宁先生就出语惊人:“如人一般,西湖其实也有肾,那肾就是葑草。但现在西湖没有葑草,也就没有肾。因此,西湖已经丧失了生命力,她死了!”今日西湖水体自净能力几乎为零,肾功能完全衰竭,犹如一个血液病患者,只能靠透析的办法维持生命。杭州西湖的污染问题引起了国人的关注,苏轼不是写过“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吗?杭州人不会是仗着“浓妆淡抹总相宜”而胡乱地破坏和污染西湖吧?

没有西湖的杭州还是杭州吗?还能说是“人间天堂”吗?

 

浙江大学城市研究专家周复多教授认为:“杭州的城市建设常显示出贪多、求大、求洋、追求奢华的欲望,舍本逐末。看似繁胜,实乃呈现出一些缺乏科学依据的“建设性破坏”或“破坏性建设”现象。”

10年前,清河坊在民间呼救声中幸存了下来,然而现在的情况并不让人乐观。

浙江大学城市研究专家周复多教授在文章中写到:清河坊是杭州历史上最著名的街区,也是杭州目前惟一保存较完整的旧街区,是杭州悠久历史的一个缩影。历经元、明、清和民国时期,直至解放前夕,这一带仍然是杭城商业繁华地段,杭州的百年老店均集中在这一带。尽管有专家多次强调“原汁原味”修缮,保护历史文化内涵与街景特色,让原住户来保持街坊的民风习俗。可是,保护清河坊的重要意义被片面地理解为“商机无限”。于是,迁走原住户,按仿清建筑设计出一间“标准间”、“克隆”出400多米长的街道两侧商业用房,整齐统一,成为毫无历史文化信息和市井氛围的仿古旅游商业街,然后高价拍租。因商业定位混乱、具体经营项目由店主各显神通,开业后热闹不了多久就渐显底气与后劲不足。先“繁荣,后整容”的设想难以奏效,有的铺面几易其主。后以“清河坊扩容”之名在相邻街道兴建土特产市场、酒店、茶楼等项目,既非当时抢救清坊之初衷,亦非历史文化保护之善举,反而让清河坊陷入病重乱求医的尴尬境地。

西溪湿地是江南独特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2008年的贺岁片《非诚勿扰》让杭州的西溪湿地名声大振,一时间,成为电影史上最浪漫的营销。

由于西溪景色优美,环境舒适,从古以来,都是文人雅士休闲出世的绝好去处。据史料记载,苏轼、米芾、唐伯虎、郁达夫、徐志摩、沈从文等名人,甚至康熙、乾隆等帝王都在这里留下过足迹和诗文书画。专家们呼吁,绝对不能把西溪湿地打造成旅游休闲区。尽管如此,政府一边喊着“生态优先,保护第一”的口号,一边悄然地把西溪建成高档旅游休闲区,严重地破坏了自然生态。湿地有“地球之肾”之称,西溪湿地犹如杭州的“绿肺”,应该加强保护,而不是以保护的名义进行破坏。

 

杭州饮用水目前基本来自钱塘江,而目前钱塘江流域内上游污染严重,水质以IV类和劣V类为主,饮用水安全存在较大隐患。2011年,杭州连续发生的两起饮用水源污染事件,杭州千岛湖引水方案提上了议事日程,进入公众视野。然而,反对声一片。前国家水利电力部部长、著名水利水电专家钱正英院士对该方案投了反对票,她认为这么好的水,要留给子孙用。解决饮用水问题首先是要整治好钱塘江。国家海洋局第二研究所博士生导师许建平同样也是反对派,而且是坚决的。他认为,通过研究国外许多引水工程得出结论,引水距离超过40公里就得不偿失,而千岛湖距离杭州有上百公里,涉及到沿线村庄拆迁、专用农田填埋及水量损失等问题,最终会是一件劳民伤财的事情。2011年浙江“两会”,来自杭州、嘉兴多个城市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再次提议向千岛湖借水。而国家海洋局第二研究所博士生导师许建平依然坚决反对,他认为上马千岛湖引水工程就是宣布钱塘江污染治理的放弃和失败,多少努力都将前功尽弃。

千岛湖引水工程最终是否能够实施还是一个问号,但值得我们反思的却很多,钱塘江是杭州人的“母亲河“,历史上就是饮用水源,严重的污染是我们的城市我们的企业共同“努力”的结果,“母亲”有病了,子孙们不能弃之不管,这个时候,反而应该更加热爱我们的母亲。如果我们不去下功夫治理和管理钱塘江,而去劳民伤财地去引千岛湖的水入杭,那么,若干年后的千岛湖将会成为“第二个钱塘江”。

 

杭州城市大小和财富总量成反比,一个很有意思的数据是,杭州老城区不大,在省会城市里列倒数第二,但杭州经济发达,经济总量居全国省会城市第二位。现在的杭州,每逢周末和节日,杭州的大街上跑的到处都是豪华的轿车,商场、饭店和娱乐场所人满为患,普通市民一直不明白到底从哪儿冒出那么多有钱的人。实际上,这里除了杭州本地的富人外,还有相当多来这里消费的并不是杭州本地人,到这里休闲娱乐购物的主要是周边城市主要是上海的有钱人。目前杭州市政府基本上倾向于把杭州定位于旅游休闲城市。这样的定位无疑会吸引更多投资商到杭州投资,杭州市面对长三角城市的激烈竞争,利用房地产业的发展加快城市化发展步伐,对城市眼前发展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但从城市长远发展来看,就会直接带来了另外一个问题,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城市弱势群体很难得到应有的保护。在长三角地区,杭州最大的对手并不是上海(上海的发展正在积极地刺激杭州的发展),而是苏州。近年来,苏州异军突起,给杭州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如今苏州也是历史上发展的最好时期,势不可挡,同时苏州的自然条件和发展环境直逼杭州,在房价上杭州市区的平均房价比苏州市区的平均房价高出一倍,商务成本的增加,许多企业能否长久坚持投资就成了一个问号。 
      杭州人喜欢赶时髦,而且会赶时髦,速度之快悟性之高令人惊奇。杭州人就是这样,面对时髦、时尚的诱惑,头脑清醒,但意志力薄弱。早在70多年前,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杭州就是一个非常时尚、时髦,在相当程度上可谓是与国际接轨的城市。那时候杭州就有个“大世界娱乐城”,一点也不比现在的各种娱乐城逊色,从大人看戏、看电影到小孩玩游戏机,一应俱全,一部好莱坞新片在美国刚上映,10天之内就出现在杭州了。杭州人在一拨拨赶着时髦的同时,又在为别人制造着衣食住行的各种时髦。譬如时装业,在杭州城里,你简直数不清有多少个服装市场!而在杭州的周边地区,更是数不清有多少个服装生产厂家。从前中国时装业的中心无疑是上海,而今,这中心正在大张旗鼓地从上海转移到杭州,服装生产占全国服装市场份额的1/10。

在杭州的大街上,奔跑着中国最豪华的出租车,甚至还有奔驰和宝马。在杭州,买不起房打不起车的人却很多,但沿湖沿海地带已成为富人集中居住的地区,世代在此居住的普通平民无法承受高昂的生活支出,被迫迁离到远离市区的边远郊区,据当地媒体报道,杭州市中心地区的空房率十年来没有什变化,高达30%左右,坊间的估计比这个比例更高,这无疑助长了贫富的分化,加剧市区“空心化”现象。这无疑把有“天堂”美誉的杭州建成了富人的天堂,而对穷人来讲,虽不能说是地狱,但作为富人游乐场的杭州,普通市民的幸福感将从何而来?

如今的杭州,交通拥堵,房价奇高,在这个两个方面甚至超过北京和上海,生活成本居高不下。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句俗语也包办不了一切,也不能当饭吃。现实中的杭州离名副其实的人间天堂还有相当大的距离。

(未完,精彩明日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5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