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默智造

中国立体策划领导者

 
 
 

日志

 
 

散文随笔:《霜木和他的澄园》  

2012-05-17 00:21: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霜木和他的澄园                                  

★海   默

散文随笔:《霜木和他的澄园》 - 海默智造 - 海默智造:中国策划第一博

照片人物:高霜木        照片签名:海   默

 

散文随笔:《霜木和他的澄园》 - 海默智造 - 海默智造:中国策划第一博

澄 园 美 景

 

面对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朋友,常常无从下笔,原来是因为要说的太多可又无从说起。

霜木兄就是我的一个这样的朋友。

这世界上的每个人似乎都在奔波,只是有人在为生存奔波,有人在为生活奔波,一字之差,天壤之别。霜木显然属于后者。对霜木来说,凭藉他对文化的智慧感悟,生存其实是件很简单的事情。问题是霜木非常清楚并本能地追寻自己理想中那种生活状态,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想要的是一种田园式的乡村生活,一种远离喧嚣和浮躁的生活,一种自言自语、独与天地往来、如陈寅恪所主张的那种“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生活。

二十多年前我们相识时,我还是一个懵懂少年,而霜木已是春风得意的青年作家。他是鄂西北历史上第一位作品被选进中国最权威的小说刊物《小说选刊》的作家,仅此一项资本,在写作这件事情上,就足够霜木吃“利息”过日子了!

命运之神的脾气总是令世人捉摸不定,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会给你开个玩笑或者幽你一默,你也永远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突然震怒发个或大或小的脾气。回顾霜木迄今走过的人生之路,正如他笔下的小说一样跌宕起伏,令人感慨万分。襁褓时险些丧命,少年时忍饥受冻,青年时遭遇“文革”,不满17岁就搭上一趟热闹的时代列车奔赴“广阔天地”。之后的经历更加传奇。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当年的《十堰报》并首任副刊编辑,然后到十堰市文联的《东风》文学当编辑,后再到《神农架报》、《十堰青年报》当编辑、记者,尔后又开过书店、种过杨树、做过广告策划等等。这一路走来,在普通人眼里,霜木就是一个典型的不安分爱折腾之人。从表面上看,也许的确如此。可在这表象的背后,又有多少人能洞察并理解霜木内心的人生追求和巨大的生命孤独?又有多少人知道在大雪纷飞的夜晚,霜木曾为小说中的一头牛的命运而泪流满面?又有多少人知道在大家唾星四溅地谈论股票和房子的时候,霜木常与远在北京的我通过QQ畅聊人类与自然?

无论命运这匹烈马怎样地桀骜不驯,坚强的霜木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自己的人生梦想。清楚地记得两年多前的一个夜晚,霜木第一次通过电话欣喜地告诉我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安放自己身体和心灵的地方时,我正穿行在繁华的王府井大街的人群里,酒后的我声音高亢地连说了三个“非常好”,因为很久以来我内心“逃离城市”的心情也极为迫切。我一直觉得,我们生活在城市,把自己编成程序,然后又拼命地拆开。城市里布满陷阱,我们无法绕过;而乡村又是一幅无法走进的图画。生活在城市,我们只能潜伏在对乡村的回忆里读书、写作、呼吸记忆中的“新鲜空气”。          

霜木接着兴奋地告诉我,郧县青山镇九里岗有个名叫陈家洼的地方(后来被霜木命名为“澄园”),景色奇美,风水极佳,正如他在龙年正月初十酒后写的《澄园咏》中描述的那样:“清晨鲜雾腾,黄昏群鸟喧。青龙白虎卫,朱雀玄武掩。”

受霜木之邀第一次跟朋友一起去澄园,是在一个小雨霏霏的黄昏。我们从十堰出发,40多分钟的车程竟然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原来是因为车子沿着起伏蜿蜒的公路穿越于叠翠青山之间,像是在森林公园中游玩,愉快之极。抵达澄园后,我们瞬间就被水墨画屏般的层峦叠嶂包围,继而,浮躁的心被一种久违的宁静和清新所淹没。这让我想到东晋大诗人陶渊明弃官归隐,“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肯定不是为了“生存”而是为了他梦想中的那种“生活”。

霜木多次在闲谈中说过自己是个“守望者”。是的,无论生命从哪里重新出发,霜木都一直坚守着自己的文化和自然情结。表面上看,他是一个自由散漫的人,但当你真正走进他内心的时候,就会发现霜木其实是一个活得非常清醒的有生命方向的人。

北岛有一首著名的诗,名叫《我和这个世界不熟》,充分表达了他与世俗生活之间的巨大隔膜。但他同时又说:“这并非是我撕裂的原因。我依旧有很多完整,至少我要成全我自己。”内心敏感充满诗意幻想的霜木,跟那些追求心灵自由的诗人、作家一样“跟这个世界不熟”;所以,霜木归隐澄园,也一定是为了“成全我自己”。   

自助者天助。一年之后,当我再次和朋友一起来到久违的澄园,见这里居然是另一番令人欣喜的景象。整个庄园就是一个大茶园,地上长满了青青牧草和淋淋鲜蔬,茶园里散养着近五千只会飞的神农鸟鸡,这种“鸡茶共生”的种养方式,是对资源最大的利用和保护。激动之下,我为澄园题写了“鸡茶大队”四个字,并亲切地称呼霜木兄为“高队”,不亦乐乎!

第一次见到“神农鸟鸡”,我非常激动。试想在自己农庄的茶园里养一群会飞翔的鸡,多么地富有诗意。据说“神农鸟鸡”在历史变迁中曾濒于失传,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才在“绿色宝库”神农架被偶然发现,当时仅存一公一母,真可谓“世界稀有,中国独有,神农架特有”。据权威人士分析,“神农鸟鸡”的形成,很可能是古代纯黑羽乌鸡与野鸡自然杂交的结果,中科院遗传研究所血型测定结果表明,“神农鸟鸡”是一个国内外罕见的特异性遗传基因群。“神农鸟鸡”绿壳蛋蛋形圆润小巧,营养超级丰富,极易被人体消化吸收,是真正高维生素、高微量元素、高氨基酸、低胆固醇、低脂肪的理想健康鸡蛋。

这就是霜木,即便养鸡,也别具一格,绿色诗意。

文字和精神上的双重洁癖,一直给霜木带来巨大的疲惫和焦虑感,而且这种切肤之痛又不能与外人道。幸福可能真的不是给别人看、也不是给自己说的,而是夜深人静突然醒来时扪心自问的感觉。霜木说,幸福就是“宁静的激动”、“不争、不比、不斗,幸福至也”。他希望自己做一位诗意的老农,有新鲜的菜蔬、清新的空气、美丽的风景和上好的郧阳老黄酒,当然还要有好书和好的音乐:“其时也,惠风清和,日暖树静,鸭戏远塘,狗卧近中,春茗新沏,素琴老韵,天地穆然,眼心无尘,如梦似仙,宛化白云,真不知身置何世而神游何方也。”---上乃霜木的一篇日记,也可解为是霜木对自己生命价值和人生目标的自述。

如今霜木从容地经营着他的澄园,固然有生存方面的顾及,但更多的是想通过澄园这抱茶坡,悠哉游哉地经营自己的生命体证和人生梦想。

时下的人们都喜欢议论“品牌价值”,那么到底什么是真正的“品牌”和“价值”呢?我从霜木经营澄园的理念和实践中,看到了另外一种诠释,那就是建立在信仰之上的人格力量和对美的事物发自内心的诗意追求。我认为这种根植于霜木骨血中的“价值”,才是“品牌”的根本和精髓。

霜木为澄园树立的第一理念是“真”:“真是一切善美的绝对和唯一来源,也是大自然教给我们的最高和唯一智慧。”每当在澄园听到他不厌其烦地向合作伙伴灌输“宁可降低产量也要确保绿色品质”的思想,见到他对所有化学饲料和肥料近乎仇恨的抵制、对天然绿色发自内心的推崇时,我很难把这位饱经风霜、满脸沧桑的作家和“商”字联系在一起,常在心中感动又略带同情地唏嘘。所以,在品尝霜木亲沏亲烹的澄园有机小叶茶和神农鸟鸡绿壳蛋时,我总能真切地闻到氤氲其中的那种大自然沁人心脾的丝丝清香。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澄园”这个名字。一个“澄”字,多么深沉而富有诗意,那种关乎人生的宁静、沉淀、升华和澄澈尽在其中,让人回味无穷。

有一位高僧说:不要把欲望当理想。这话异常深刻。欲望是当下的、世俗的、感官的,而理想却来自境界和信仰。我想霜木已经是在抛弃更多的世俗欲望,直奔人生信仰而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